剑之初

编辑:不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10:31:08
编辑 锁定
霹雳布袋戏经典人物之一。
慈光之塔传说中的剑者,修为深不可测。曾一夜连败慈光之塔数百名高手,博得“慈光之塔的惊叹”封号,性格沉稳淡泊,隐含一代剑法宗师的气度。原在第十一届四魌武评会上,欲代表慈光之塔出战雅狄王,但却因不明原因而弃战,从此销声匿迹,隐退于苦境
中文名
剑之初
其他名称
慈光之塔的惊叹、霹雳第一淡定
配    音
黄文择(闽南语原版)
贺宇杰(轰定干戈国语版)
登场作品
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
霹雳经武纪之枭皇论战
霹雳兵燹之圣魔战印
霹雳兵燹之问鼎天下
登场作品
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 展开
登场作品
霹雳战元史之天竞鏖锋
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
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 收起
性    别
来    自
四魌界·慈光之塔
武    学
极心禅剑
性    格
冷静、沉稳、善良
人物编剧
三弦、申呈山
人物雕偶师
涂信豪
人物音乐师
孙敬凡、苏通达、徐志正

剑之初人物设定

编辑
名称:剑之初
其他称号:慈光之塔的惊叹、霹雳第一淡定(业途灵语)
性别:男
初登场: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29集(第10集被提及)
初退隐: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第01集(与殊十二剑法起舞)
再登场: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第28集
再退隐: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第01集
再登场: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第32集(素还真拜访剑之初父子)
来自:四魌界
组织门派:慈光之塔
根据地:薄情馆·废之间、碎云天河、云收山林
武器:剑(插在武冠峰上,如今以指代剑)
机关阵法:五峰齐天阵
所有物:兵甲武经、「生」之卷
父母雅狄王(父)即鹿(母)
玉辞心/戢武王
殊十二(念痴)槐破梦(忘知)
舅舅无衣师尹
挚友慕容情
朋友愁未央枫岫主人丑剑客素还真一页书秦假仙沐灵山最光阴霁无瑕意琦行绮罗生叶小钗
啸日猋
妖后号天穷无衣师尹
齐名戢武王(杀戮碎岛的救赎)魔王子(火宅佛狱的异数) 
其他烨世兵权殢无伤

剑之初武学

编辑

剑之初极心禅剑

剑诀:堕形骸,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抱元一,忘有无,乘风化觉,间入无间;通神道,骋云汉,意转物先,定无常定。天乙缺,剑身犹迟;地甲幽,剑光短离。黄道启,天不违,立剑之初;天常末,人不终,惟剑之心。
招式:风沙扬万里、万气同归、十剑擎天傲临风、剑映千江月、日月明万峰、一为极之始·禅以一为终·极心禅剑·剑羽飞鸿、指点江山、十风擎雨、六极禅式
其他:神守气·气守身·精元内藏

剑之初人物经历

编辑
原在第十一届四魌武评会上,欲代表慈光之塔出战雅狄王,因雅狄王是其生父所以弃战。不久剑之初亲朋好友全数被人诛杀,为了缉凶也为了寻找画中人,其从此销声匿迹……后辗转至苦境,认识了一生的知己慕容情,并于东阿天悬创下五峰齐天阵后隐居。
后受素还真之托再出江湖,一出场便威压天者,咒世主,烨世兵权。之后更一战佛狱三强(凯旋侯太息公迦陵),二挑烨世兵权,三战戢武王,但因服下愁未央压制伤势之秘药的副作用,被辉煌堕世殢无伤之无咎剑招暗算,直至慕容情于天阎魔城取到墨剑之涎方才功体痊愈。随后与慕容情联手斩杀魔王子与赤睛,但也因此失去一生挚友慕容情。剑之初本想劝玉辞心放下仇恨,无奈戢武王深陷仇恨漩涡,在战云梦泽与妖后号天穷一战中阵亡,唯留下一对孪生双子。
而后因不想再涉及江湖恩怨放下仇恨,游历山水不问世事,现与殊十二隐居。

剑之初人物来由

编辑
剑之初的存在,是编剧要增加一名四魌界中的武学指标,这个人是四魌界中的第一高手、标竿人物。虽然已经有雅狄王咒世主这样的角色存在,但是雅狄王已经不再,咒世主是反派代表,为了创造剧中人物的冲突,于是安排一位正面的厉害角色!
编剧在描写剑之初时,先大约设计好故事,再从中调整性格,将他塑造成由灿烂归于平凡的人,甘心淡泊的一代宗师,虽然身怀绝顶武学,但仁慈、不好杀,刚毅坚强。剑之初因为过去的事件,来到苦境,与慕容情结交,在他发现兵甲武经「天」之卷的地方,设下五锋齐天阵,也因天字卷,而知道雅狄王留下了某些东西,为了了解雅狄王究竟留下了多少,他与慕容情建立了薄情馆,试探这些武林中人,进而了解雅狄王失踪的秘密

剑之初人物形象

编辑
剑之初是个低调的大咖,编剧希望他的衣服不要太复杂、花俏,色系简单,虽是隐士,但不能文弱,要保有剑客气质。原本这件要给醉饮黄龙的衣服立即有了合适的新主人,而日后剑之初势必从隐者走入江湖,造型亦会有所变化。

剑之初人物配乐

编辑
剑之初(剑之初角色曲)
曲/编曲:孙敬凡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28》
本曲原为孙敬凡老师创作给擎海潮一角使用,旋律开头充塞着浓厚的苍茫、侠气感,但似乎少了一股隐逸高人的气味,于是便单独以正道侠客的路线铺陈此曲。除了原本使用的笛声为主奏之外,更添加了竖琴马头琴、鼓作为调整,编曲上较贴近新世纪音乐,充分符合剑之初的性格设定,悠扬、辽阔、淡薄等以隐士为出发点的创作,因此编剧认定此曲非剑之初莫属。
剑心之初(剑之初情境曲)
曲/编曲:苏通达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29》
剑之初
剑之初 (5张)
本曲以迷梦感的电子音衬底背景,搭配沉重的鼓点,消沉的管弦乐旋律于沧桑的唢呐吹奏,打造出别具风味的情感乐曲,孤零漂泊的英雄豪情中,流动着一丝黯然思绪。
风沙扬万里(剑之初武戏曲)
曲/编曲:徐志正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29》
本曲以气派豁达的管弦乐开场,接着悠扬流畅的笛音吹起侠义之风,洒脱豪放的音乐旋律,伴随着直爽快意爵士鼓打节奏,合奏出侠客英雄般的气势武打曲。
双强之战(军督vs剑之初)
曲/编曲:孙敬凡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43》
孙敬凡老师二○一○年作品,快节奏的武曲编排,藉弦音鼓声的错落营造出磅礴气势,激汤出一曲白热化的战火乐章。乐曲初用於枭皇论战第七集,苦集两境对峙荒野,剑之初、烨世兵权关键对决!军督一刀劈下震惊天地,却见剑之初剑指挪移,纳万川於大海、释洪涛於无形,两股不世根基轰然对决,顿时天地失色、山河遭殃。

剑之初编剧漫谈

编辑
文/编剧 三弦
大家好,久违了的小三子又再度出现在大家面前了,我知道大家都很想念我,霹雳会的众多小编辑是因为太想念我,所以特别请我写这篇剑之初的编剧漫谈(众编:我们是想扁你。)
啊啊,我想大家不用这么热情,不能因为是『众编辑』,就整天想着『重扁你』。(众:好冷~我们认输了QAQ)
好吧,说点正经的,八卦时间,今天的八卦就是,其实小三子在去年十二月一号离职了,算算已经离职超过三个月,离职的原因是因为要去读书。顺便舒展一下身心,好好充个电,毕竟在霹雳也待了快九年之久,编剧漫谈也写了十几篇,早就没梗可玩啦。所以啊,大家要珍惜在这里看到我的机会,记得将这篇月刊好生供养着,以后要看到可就不容易了。不过虽然已经离职,由于新居还没装潢好,目前还厚着脸皮留在虎尾,整天就在宿舍里闲晃,估计总编老邱看我整天无所事事晃悠的模样碍眼,就交给我最后两个任务了。第一个就是剑之初。
进入主题,剑之初,首先必须强调的是,他绝对没有一个兄弟叫刀本善。这个很锵的名字是董事长钦赐的,所以我非得说他锵不可,有意见的人请去找老大商谈。
最早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是在写龙战时期,当时还在集境线的我,一家伙没想到这角色会落在我手上,所以倒也没有特别去想,等到兵甲开始,我就发现这个问题避不了了。到底是谁要接剑之初呢?
嗯嗯~~就是我了。
就跟以往许多老大取名的角色一样。老大先丢了一个名字,然后就没了,设定空白的地方,就要靠毅力跟努力去补足。
首先是主题。
剑之初的主题是什么?单论一个剑之初的话,主题的拿捏并不容易,
月刊
月刊 (4张)
一开始我定义为宽恕与放下。但这样太过笼统,而且类似的主题我也写过,最后我将这个主题模糊化,概括化,那就是『道德的考验。』
我决定好好的整一下剑之初,但不是用挫折去影响他,而是去写他面对挫折时的态度。或者他开导别人时的态度。
基于这样的理念,我把剑之初设定为一个悟透世情的隐者,但不是完人,我本人并不赞同所谓的道德完人,实际上,人的存在必然有瑕疵,所以剑之初有着凡人一样的困惑与迷惘,但是他走出过那样的迷惘。
一般说来,写隐世高人往往会带点怪癖或者孤高,但这不免流于过往的窠臼当中。我想写的,是更贴近于一般人的高人。不像高山险岭上的奇花,而是道路上一颗苍劲的千年古松。
基于这样的理念,我勾勒出剑之初的基本性格,然后开始依据这个性格开始设定背景。
  这个背景还让我跟董事长大吵一架~XD。
  四魌武决最后一场,也就是雅狄王被擒前的最后一场,设定上是剑之初对上雅狄王,而剑之初是雅狄王之子,在此战的最后,他挂剑弃战而去,而求去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中间的过程又是如何。董事长认为,当时的他已经人格健全,而我则坚决要求,当时的剑之初仍属年少气盛。为此我们两人吵了一下午,最后才拍板定案。
  好,现在初哥的背景与性格都设定好了,那接下来的主题发挥,就是重点了。我向来的习惯是先想故事才放人物,现在人物出来了,故事还没展开呢。在薄情馆的时间以装神秘为主,倒也不用太费思量。而离开薄情馆之后才是重点。这时候,总编老邱倒是给了个好主意。 一切起于啸日猋
  原本的计划,啸日猋是要死于玉倾欢之手的,但是老邱认为这样的处理感觉没有正面意义,于是问了老大,要不要让啸日猋有个赎罪的机会。老大也认同了,小三子向来是见缝插针的能手,逮到这个机会,正好让剑之初插手,作为正式踏入武林的一个起点,同时把所有的故事给串连起来了。
  剑之初有过轻狂的岁月,有过追逐名利,自我认同的岁月,他更有拥有一切而又失去一切的岁月,当一切沉淀下来,恩也揭过,仇也揭过,于是他蜕变成一个长者,宁静致远,淡泊稳重,在引导啸日猋的过程中,他就如一个敦厚长者,如父如兄,亦师亦友,去引导啸日猋,教导啸日猋,在中原对抗佛狱的过程中,他采取的也是先劝后武,他宁愿退让,也不前进,除非局势不得不为。他不轻言动武。
  当然,小三子是不会给这种角色好日子过的。
  刚才说过了,剑之初的主题是道德的考验。
这分两部分来讨论--
  一是魔王子,可以说是剑之初完全相反且极端的另一个存在,两人的纠葛始于慕容情霓羽族之仇。而后在一场激烈辩论后,踏入必然极端相见的局面。
之前说过,剑之初是个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动武的人,或者对他而言,武力并非是解决事情的最好方式。他性格稳重,却也因为这份稳重,让他在前面几次与魔王子的对峙当中,让他并未立刻采取极端的作法。而魔王子可以说是与剑之初完全相反且极端的另一个存在。
两人的纠葛始于慕容情霓羽族之仇,慕容情被魔王子重伤,随后是玉辞心身中蛾空邪火。于是逼得他不得不进入佛狱中以伤换药。更导致玉辞心身份败露,自己重伤残废的结局。
这是对剑之初的考验,有时一昧的温和、善良,引来的却是无可遏制的事态恶化。剑之初从一名绝世高手沦为一名残废。但他没有放弃。虽然曾经失意,但是剑之初很快的就恢复了他的身段。一般来说,人在失意时意志最为薄弱,但即便在这种状况下再度遇到魔王子,在魔王子不断攻击他所坚守的道德底线时,他仍能保持初衷。再不失立场的情况下,与魔王子平等谈判。
这场辩论的重点在于:为什么要坚持【美德】这件事情。对人好,善待别人,或者宽恕别人、对自己所犯的罪恶赎罪,这些被引为美德的事情,到底有遵行的必要吗?在魔王子的谄笑下,啸日猋的疑惑,最后仍是由剑之初所开释。
一般来说,处理两种完全对立的角色,会使用光与影的手法,也就是制造强烈的对比感,但这一次我并未使用,剑之初固然与魔王子形成某方面的对照,但两个人性格上绝非各走极端,而是各走各的路,但又互相影响。
另一个则是玉辞心。实话说,写他跟玉辞心的对手戏,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这两个人性格中都有压抑的一面,剑之初对玉辞心一见倾心,在伤后虚弱下,压抑多年的情感终于暴发,但随之而来的碎岛巨变,让玉辞心心性大变。而他身为雅迪王后代的身份,又要如何去面对这样局面。这是我给他预留的下一个考验。
总的来说,剑之初给人的印象很像是一名导师、前辈,行事往往留有余地,在面对一羽赐命初次的挑战时,他虽然接下一羽赐命的全力一击,仍只是淡淡的说,此战到此为止。并未让一羽赐命太过难堪。我想写的,就是在大风大浪之后,仍能保持初衷的,一个善的代表。这就是剑之初。
【摘自·月刊187期】

剑之初其他记录

编辑
1.剑之初,弱冠之年现身海峰。伤日之招,定万年不息雪浪。此后三十年,睥睨慈光之塔,纵横无敌。
2.君子不行身后箭,笑里刀,杯中毒,强中取,言虚诞,叛道心。
3.浓雾中,踏出一条人影。眉宇间淡有愁容,面虽年少,却是静若深渊,内敛沉稳,自有宗师风采。
4.世上有两事不能绝,一是情,一是行。绝情伤人,绝行伤己。
5.波浪啊,满天的风云,谁能不沾一身湿呢。
6.如果江湖真要将我卷入,那我,只能一手抚平这风浪。
8.这世上最强大的,不是绝世武功,而是在经历人生沧桑之后,仍能保住一颗一往无悔绝不退缩的心。
9.此身偏瘦,哪堪萧风几摧朽?大梦有涯,无如一场醉酒。
10.眼着雪,槐花正愁绝;恶风吹落,花魂寄明月。想当年一眼不移,问如今何谁可伴?剑之初掩目,内心涩然。
11.逐浪江湖疲倦态,回眼烟云,玉颜千载,此身长对坟头哀。
12.一卷雪中声,百年倾耳听。云收尽处,执手看天清。
13.十指有长短,看似高下分,一遇刀斲错,哪指不连心?为父何劬劳,为母何苦辛,但惜骨肉生,不辞路奔尘。
14.堕形骸,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抱元一,忘有无,乘风化觉,间入无间;通神道,骋云汉,意转物先,定无常定。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